今天宣判:陳醫師,上訴駁回,緩刑2年。

去年2月的一場小車禍。陳醫師停車開車門時,未注意左後方機車,致騎士受頭、臉及胸有挫傷,醫囑需休息3天。

 

案情簡單,肇責明確,陳醫師也有投保百萬額度的第三人責任險。

這不難處理啊!怎會弄到被起訴,判刑再上訴後和解而緩刑呢?

 

醫師原不認為自己有錯,加上旺旺友聯的理賠員也認為是小擦傷,只願賠34萬元了事。這與被害人的損失(約30萬元)落差太大。

 

因陳醫師的車有保第三人責任險,為解決爭議,乃建議其付慰問金5萬元給機車騎士作律師費用向旺旺友聯求償,其應賠償金額多寡由法官認定,且該5萬元可作為賠償金的一部份。則雙方不需要再繼續爭執,浪費時間又傷鄰居感情,也讓保險公司出面承擔責任。

 

醫師原已接受建議後又反悔,此案就進入司法程序。檢察官強制調解不成立後乃起訴,法官受理後又送調解仍不成立。主要原因乃在陳醫師堅持傷害微小,不應求償如此之高,而且保險公司仍堅持在6萬元內和解,否則就交給法院判。

 

最倒楣的是陳醫師。無法知道他在堅持什麼?為什麼要堅持?

我提供給他的解決方案,對他是最有利的。

為什麼他只相信保險公司的片面之詞?最終是害了自己。

 

今天二審判決前,旺旺保險公司已賠13萬,陳醫師另付17萬,合計賠付30萬元和解。

這個案子告訴了我們什麼?

你,能想到〝那些〞〝為什麼?〞嗎?

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